许朝军的新生意,“乌鸦”能飞起来吗

2018-07-31来源 : 3158江西分站作者:mobile_941591

在今年2月份最初了解到 secret 的时候,许朝军并没有觉得在国内这会是一款多么厉害的产品,因为没有美国地区的手机号,他甚至不能注册自己的帐号。

等意识到这是个机会的时候,先机已经过去了,正如他看待秘密之后的模仿者:在一个已经火爆的先发者面前,后来的同类产品很难突围。4月份,有关秘密的舆论已经酝酿到最热,也正在这时,许朝军决定加入。在他看来,秘密和同类者都在走向一个相对窄的领域,而他的兴奋点在于,这或许是个新的方向。

所以在乌鸦刚推出时,许朝军曾尝试用圈层概念来讲述一个不一样的匿名社交故事:在乌鸦里,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身份选择所在的学校或者公司,加入到自己能够参与其中的真实生活圈。

但在推向市场之后,许朝军发现,对大多数用户来说,公司的圈子还是太小了,反而玩不起来。于是在新版本中,学生还是可以按照学校划分活跃圈,而在白领范围里,圈层的城墙被拆除,换上了边界更加模糊的LBS,对这些用户来说,白天围观公司周围八卦之外,晚上回家还能吐槽物业。

“更适合移动互联网了”,许朝军认为,一个具有移动互联网特性的产品,应该能够更加地全天候和碎片化,因此也要满足更大众用户的需求。

和之前的点点、啪啪相比,他这次想画的是个更大的圈:用户的设定包含了学生和白领这两个社交产品的主流群体;在使用诉求上,新版的乌鸦也在尝试迎合更多的可能性,无论是吐槽、爆料、还是不想分享到朋友圈的内容,用户自己还能设置是否只有朋友或者附近的陌生人可见,许朝军目前的想法是交给用户去玩,他还新加了 “私聊”的功能,就是双方都在匿名的情况下, 也能单独聊天,至于目的是交涉还是交友,“也是看用户”。

在许朝军看来,匿名社交带来了一种新的交流方式,在经历了文字—图片—声音—视频的发展轨道之后,用户突然又回到文字+图片的轻便方式,甚至不会介意图文的这种结合是否会看起来丑。

因为轻便,所以许朝军才看好匿名社交在移动端可能产生的表现。之前做的点点和啪啪在内容的生成和消费上都显得更重,因而会需要特定的使用场景,而这种谈不上有多大实际功用的匿名社区,反而有可能无声地进入到用户的碎片时间中去,“拿着手机不知道干嘛的时候,就能进来瞅一眼”。

标签: “乌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