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家化葛文耀:危机中成就辉煌

2018-03-31来源 : 3158江西分站作者:mobile_941591

1998年佰草集的诞生,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争口气”。一位家化老员工回忆,当年某跨国公司高管对葛文耀表示,你们的产品只能在中国卖,做不出我们这样的世界品牌。对此,葛文耀觉得当时没话可说,但马上组织研发高端产品。

和佰草集完全打中国牌不同,Distance从一开始就是用完全西方化的设计和定位,希望符合西方的流行和价值观,进而冲进海外市场。“当时整个品牌和产品的设定还是很洋气的,我们都很喜欢。”一位家化员工回忆,“但是后来我们发现,再洋也洋不过海外品牌。而且制造成本很高,以当时的经济水平,很少有中国消费者能接受得了。”

世界级品牌需要有自己的基因,这是上海家化从Distance的失败上学到的经验,而佰草集的成功则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这个逻辑的正确。

如今,佰草集已成为本土中高端化妆品的第一品牌,并在近3年几乎都保持着100%的增长率。而佰草集之于家化,是个非常关键的产品,这个品牌让家化找到了发展的方向。葛文耀坚信,中国元素和汉文化的品牌内涵,是上海家化走向时尚的最好切入点。在某种意义上,作为家化第一个成功的中高端品牌,正是佰草集让家化有了谈时尚战略升级的资格,也尝到了走高端品牌的甜头。

“目前上海家化的毛利率是50%左右,职工有1000多人,64%是大专以上,人均创毛利100万左右,这在国内制造企业是比较少见的。”对于这点,葛文耀颇为自豪。他也坦陈,如果没有佰草集等一系列比较成功的品牌,这么高的毛利率是很难实现的。

寄希望于“80后”

在佰草集取得成功后,上海家化在品牌拓展上有进一步的计划。在力推佰草集的同时,家化还计划在今年一季度重新推出曾于1915获得巴拿马赛会金奖的百年老品牌“双妹”,并将其打造成化妆品为主辅以丝巾等小配饰的高端时尚品牌。据葛文耀介绍,这个品牌是蒋介石之曾孙蒋友柏主持设计的。

和佰草集以中端市场为主,兼顾高端市场不同,双妹品牌完全是定位高端,据了解,双妹一块香皂的价格就要300元。“目前许多佰草集的经销商们听说我们推出了”双妹“后,他们都抢着要代理这个品牌。”葛文耀对该品牌期望很大。

除自有品牌之外,上海家化先后代理了阿迪达斯品牌个人护理用品及香水。葛文耀希望从国外合作伙伴身上学到如何时尚起来的秘诀。除此之外,让葛文耀颇为自豪的是,目前上海家化的品牌梯队很合理,美加净还在贡献很多的毛利,六神已是典型的金牛业务,并且每年还能实现一定增长;佰草集增长迅速,也已成为的金牛业务;清妃和高夫在07、08两年里也表现很好。

“在未来的几年里,我们希望上海家化产值能实现翻番,毛利率进一步提升。”葛文耀表示。在金融危机愈演愈烈时,还制订如此“激进”的目标,葛文耀凭什么这么有自信呢?

“佰草集现在才开了500家店,完全可以开到1000家店,而且平均每家店的销售额也在上升,因此佰草集在未来几年里还可以实现较快增长。清妃和高夫这两年表现不错,未来几年也将成为家化的重要利润增长点。”葛文耀表示,单凭现有业务,上海家化就可以实现较快增长。

除此之外,上海家化还收购了民族化妆品企业可采公司,目前销售额为1亿元,葛文耀希望能做到3亿元。除此之外,葛文耀寄予厚望的双妹也将成为上海家化新的增长点。

除了品牌梯队外,葛文耀对上海家化目前的人才团队也很满意。“外面人说上海家化在活力和进取心上不像国企,我想现在的人才结构是很大因素。”葛文耀表示。

最近几年,家化的人才来源也在多元化,高层管理团队中有国外和外资企业背景和经验的人已占三分之一。而且,最近两年里,一些以前从家化出去到跨国公司的人,有不少表示了“回流”的意向,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外企的高层。

颇有意味的是,葛文耀这位20世纪40年代生的老资格企业家,目前已把目光投向了“80后”。葛文耀表示,到2015年后,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二大化妆品消费国,那时的消费主力就将是“80后”、“90后”。

“我们调研发现,和许多人的习惯思维不同的是,''80后‘和''70后’、''60后‘相比,他们并不那么崇洋媚外,他们对民族的品牌更有信心。”这样的调研结果让葛文耀吃惊,但更坚定了他走民族高端品牌路线的决心。

标签: 葛文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