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释永信:详解少林品牌的运作之路

2018-03-31来源 : 3158江西分站 作者: mobile_941591

“少林寺求新、求变,主动融入社会,是符合佛法精神的,可这个过程中有没有错误?有,我和大和尚交流时意见都提得非常尖锐。”释永信的一个朋友告诉本刊记者,“但说实话,很多错误不是永信师父犯的

,也可能是执行层面的问题,也可能压根不是少林寺干的,只是贴了少林寺的牌,关系复杂,明知是个黑锅,也不得不背。”

围绕少林寺有一个庞大的寄生系统,释永信虽珍爱“自主”,也不乏妥协。例如少林寺没有办一个武校,但河南以“少林”为名的武校数目不少,其中有还俗的武僧开的,也不好较真。目前进入少林寺,售票的是登封“少林寺风景区”,门票价格为100元,少林寺拿走30元,其余的归地方政府,释永信多方呼吁,希望降低门票价格,保障信众权力,但尚未有结果。

寺庙不只是少林寺的,更不是释永信的,属于很多部门。他要扩建,拆一堵墙自己说了也不算,如果他也会有烦恼,这应该是之一了。要应付一些事,除了大师智慧,他还兼具老农聪明。一位熟悉登封的朋友回忆,少林风景区门票刚涨价时,对外来和尚也要票。恰好释永信一个弟子读了几年佛学院归来,保安也不认识他,双方冲突,少林功夫还真不含糊,把5个保安全揍趴下了。回到庙里一禀报,大和尚连夜行动,先发制人,把寺里有头有脸的和尚全发动起来,开两辆车到郑州某机关,打出一块条幅,上写五个字:“我们要回家”。第二天记者就要报道,相关部门赶紧协调,从那时开始,少林寺就呼吁对僧人取消门票。

不过通常,他和地方相当融洽,登封市奖励过他一辆80万的宝马,有人叫他“宝马和尚”,他对宝马产生心理阴影,不想要了,登封市主动给他换了辆88万的途安。

二十年过去了,释永信也清醒体会到所持的是把双刃剑,他开始有意收紧商业化的笼头。

对少林寺的质疑,“实业公司”四个字是起点。最初注册时释永信就担心背上搞“实业”的骂名,想注册“文化保护公司”,但这会限定范围,只能保护文化范围内的商标,而当时“少林烟”、“少林酒”都出现了。后来国家工商总局一位领导向释永信建议,只能注册实业公司,保护范围最广。现在少林寺已注销了实业公司,其角色由新成立的无形资产管理公司代替。“实业公司要搞实业投资,寺院又不是做这个的,老是要跟别人解释,现在国家法律政策逐渐完善,我们也逐渐完善自己。”钱大梁说。

“过去大和尚做事,越热闹越好,什么也不怕人说,现在谨慎多了。”上文中匿名的释永信友人说。

有两个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还俗的弟子,一个练的是铁布衫,一个练的是铁裆功,功夫了得,后来在深圳开了一家“保健服务有限公司”,卖医疗器械,生意红火。现在仍用出家的法号,员工多数是徒弟,据说释永信去过公司,跪倒一大片,口呼“师爷”。他们的经历曾经是少林寺当代故事的一部分,过去释永信谈到走出少林的人物,常常会讲起这两兄弟,如今虽彼此关系仍好,但这些与佛门太远的传奇,他也在刻意淡化。

走进山门,很容易感觉到“两个少林”。沿着中轴线,是一个世俗的少林,数千元一支的高香,半道德胁迫式的消费,在其他宗教景点能见到的情景这里也不例外。但来到东厢僧人们居住的禅房,则完全是另一个世界,一排依山的窑洞,至少两人一个房间,便于互相监督。晨钟暮鼓,早晨5点起床,坐禅理佛,井然有序。2005年禅堂落成后,常有天南海北的僧人到少林参禅,一派大丛林气象。为保持这份天地,释永信有意在内外拉起一道无形的防护墙,无论是“功夫之星”还是拍电影电视,不管炒得多热闹,真正的和尚不能参与。

杂务如此之多,释永信自己如何修禅?释永信出了本书叫《动身,不动心》,熟悉他的一位居士说,禅堂里的永信法相庄严,能坐四五柱香的时间一动不动,如果是大香,一柱在一个半小时左右,那可算颇为深湛的禅定功夫。坐禅时是否要关手机?记者无缘得见,不好猜测。还有些关于他的“小神通”的故事也只可权作故事听。

至于武功,有的说他深不可测,也有的说他一招不会,真实情况是年轻时专心练过,现在早撂下了,还是因为忙。

有人说他心中有个“少林情结”,禅即少林,武即少林,几乎所做的一切事,包括公益性的,也放不开“少林”。“这两个字在他心中太重了,是他‘小气’的一面。”

标签: 少林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