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庆德:代工不是夕阳模式

2018-03-24来源 : 3158江西分站作者:mobile_941591

梁庆德: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我们企业无法从国内找到优秀的技术人才,非要花巨资去邀请海外人才,关键还是国内没有设置相关产业的高等技能教育,为什么在瑞士有钟表学院、酒店系统教育机构,而中国没有?据我所知,很多国内著名的网络企业,对招聘来的大学生通常要进行内部长达3年的培养。格兰仕也一样。但是为了企业加速发展,我们只能积极寻找海外人才,只不过,现在可以从过去高价聘请变成抄底。

过去,我们请过一个韩国籍的技术高管,并配了5名左右的中国技术员工,结果效果并不好,于是我们就调整为招聘团队,一组一组地挖,其中也包括营销人才。我们在日本有8个公司在进行招聘、挖人。无论是高价聘请还是抄底人才,企业的评估原则是,是否缩短了与世界优秀企业的距离?

《经理人》:格兰仕的“击穿价格底线”战略,经常引发行业震荡,因此业界称格兰仕为“价格屠夫”,但在金融危机下,这种价格战略是否还能延续?

梁庆德:“价格屠夫”之说,对于业界是压力,但是对于消费者来说则是实惠。把价格往下拉,并挤掉对手,实际上每个企业都很想做,但是在价格战中取胜不是简单的事情。过去我们将微波炉从几千元一台拉到几百元一台,挤掉了外资品牌,并逐渐确立“成本领先”的清晰战略,不是来自业界,而是来自市场需求。

价格战其实是一种很简单的策略,但为什么能做好的企业寥寥无几?因为这个看似很简单的策略,如果不是把它当作一个系统的工程来做,而只是在下游降价的话,最终将导致利润的趋薄甚至亏本。你必须把规模做大,让自己得以开发核心产品,降低成本。所以价格战的背后是一个价值链,你必须最大可能地掌控这个价值链,你才能拥有别人所没有的降价空间。

我一直说企业要做大做强,须五根手指—品牌、技术、价格、规模和服务,它们握成拳头才是实力,而在拳击的时候,价格最先接触市场,因此企业一定要“击穿价格底线”。

业界会认为我们是营销价格战,其实根本不是,而是制造成本的价格战。营销价格战打到后来的结果一定是企业失去利润。但打成本价格战,必然要求企业控制原材料的价格。但原材料价格能否控制?我说只能适度,因为涉及到行情变动,我们的出路是,要想办法在产量上谋求规模,靠规模效应实现总成本的降低。

标签: 梁庆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