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马云的领袖魅力

2018-03-13来源 : 3158江西分站作者:mobile_941591

《基业长青》的作者詹姆斯?柯林斯说过,“未来的一批长久成功的大企业将不再是有技术或产品的设计师建立的,而是由社会的设计师建立的。这些设计师将企业以及企业的运作视为他们核心的、完整的发明创造,他们设计了全新的组织人力资源和发挥创造力的方法。”史玉柱可以算是单一产品和技术的设计师,马云则是将企业形式和企业运作当成核心的完整的发明创造,他设计了全新的组织人力资源和发挥创造力的方法。

美国企业文化量化大师理查德?巴雷特,把商业领导者分成7个层级。由低到高分别是:专制主义者、家长式统治者、管理者、提供便利者、合作者、伙伴服务者、智者/设计师。按里查德?巴雷特的定义,最高层级“智者/设计师”的行为由服务人类的动机所驱动。他们从社会的角度审视他们自身的和企业的愿景。他们关注世界的状况和未来的人类。处于最高层级的领袖,是一个通晓并娴熟掌握所有这七个层次领导意识的一个自觉的设计者。如果一个领导只专注在最高层级上活动的话,很快就会因盈利能力不过关而枯萎下去。由普通人圈子里滚打出来的马云,赫然已经自觉把自己定位在最高层级的商业领袖上了。一如巴雷特的描述,其貌不扬的马云,已经可以娴熟掌握七个层次的领导意识了,可以步入智者设计师的行列。

马云这个社会设计师在支付宝业务的创造性开拓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网上交易最大的困难是交易双方互不见面,不知底细,欺诈现象很普遍。诚信是电子商务得以发展的根基。没有诚信的环境和诚信的链条,电子商务就是纸上谈兵。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创造。在买卖双方还缺乏信赖的基础上,一边把货发出,一边把钱打倒独立的第三方。等着买方对品质没有抱怨了,由第三方再把钱汇给卖方。

2007年是电子支付行业突破和创新的一年,市场处于快速增长和调整洗牌之中。艾瑞监测数据显示,国内电子支付市场全年交易额实现了100%的增长并突破1000亿元。预计2008年仍将保持100%以上的增长。而在这个1000亿元的大拼盘中,支付宝一家就占了50%以上。按这个趋势,用不了4年,电工子商务交易额将突破10000亿元。可以想象一个控制了5000亿元现金流量的支付宝将具有何等威力。

马云意识到涉及金融领域要严格按照过节的相关规定。但是过去的规定跟现实不搭界的地方,就是企业家的创造了。目前国内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招商银行、上海浦发银行等各大商业银行以及中国邮政、VISA国际组织等各大机构均和支付宝建立了深入的战略合作,成为金融机构在电子支付领域信得过的合作伙伴。马云像经营金融机构一样经营支付宝,不过比一般的银行经营者更敏锐地触摸和搜索着机会。三个事件可以说明马云的所向。

推进信用时代。2007年8月2日,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公司在北京宣布,支付宝互联网信任计划正式启动。该计划的推出将把互联网经济推入到全新的信用时代。

中国人可以用人民币买世界上所有的产品。2007年8月28日,支付宝在香港正式宣布将联合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全面拓展海外业务。超过4700万的支付宝会员可使用人民币在支付宝合作境外网上商家的网站上购买外币标价的商品,来自全球的网上商家均可通过与支付宝的合作,同中国大陆消费者进行网上交易。

联手建行推出卖家信贷业务。2008年1月31日,支付宝将联手建设银行开展卖家信贷服务。符合信贷标准的淘宝卖家,以其已成交而没收到货款的交易为担保,以卖家个人名义向中国建设银行申请贷款,用于解决个人的短期资金需求。支付宝卖家信贷服务单笔可贷款额度下限为50元,上限为5万元,累计可贷额度最高可达10万元。

这是个很重要的尝试。支付宝本来就是个吸储机构,如果没有放出去的正常口子,怕是马云和他的团队不一定又做出什么事来。这样取之于会员用于会员,最后再以建设银行的名义把钱贷出去。对建设银行来说,可以说一种理财服务或委托贷款,而对支付宝来说就解决了非金融机构不得贷款的限制。这是在正规经济还渗透不到的地方,中国企业家的一个创造。

一个企业的发展,紧要处就那么几步。如果你走对了,路子就通了。如果拐错了头,就可能跌进陷阱。看上去,缺乏诚信是中国电子商务的软肋,而恰恰在这个软肋处,蕴藏着巨大的创造机会。马云凭借他有问题就要去解决的横心,创造了阿里巴巴系这个真正的大动脉。

有创造就会有质疑。支付宝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有人对支付宝有可能引起信用卡套现、洗钱以及资金沉淀等三宗罪。有人还说,你在做金融企业,这就是政治,你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巨大压力面前,马云和他的团队追问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他们看到在全球化的市场上,一个全球化公司70%-80%的业务是由电子商务完成的。尤其是在中国还没有建立统一诚信体系的背景下,千千万万的中外客户需要这个第三方支付平台,中国电子商务需要这一块,中国公司的全球化离不开这一块!商业银行对这块又不熟悉,难道要交给跨国公司去做?

马云和他的团队问心无愧。马云很坦然地说,“如果我不做,将对国家有害,对行业有害。正是使命感在驱动着我们,让我们的企业越来越强大,如果有一天国家需要支付宝,我想都不会想,会在1秒钟内把这个公司(支付宝)全部送给国家。”

上海市市委新任书记俞正声呼吁上海人思考:“为什么上海没有出马云?”这是个很有意义的话题。这个题目可以从人文地理文化上给出些说法,也可以从经济现实给出解释,还可以从受教育程度上给出说法,甚至还可以从体制制度上找出原因,但我想可能都不见得得体。这一问给我的强烈冲击是,上海发达健全的体系或许也容不得马云这样无中生有的创造者立足。只有在中小企业集中、问题成堆、现有体系够不到的地方,才会形成更加温润的空气,从而使马云这样勇于承担责任、有悲悯心、有创造意识的“社会设计师”出现。

标签: 创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