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8首页 > 江西房产 > ;房产资讯 > 深圳住房租赁改革试点疾进

深圳住房租赁改革试点疾进

2017-11-28 来源: 3158江西分站

2017年以来,香港楼市可谓热度空前,房价也是一路高歌猛进,节节攀升。但房价虽高,却难挡置业热情:香港的房价虽然很贵,可依然阻挡不了中国富人到香港置业的热情。

今年5月,郎咸平买入了尖沙咀一处豪宅,涉资高达8700万港元。6月份,腾讯副总裁姚晓光花9800万港币在香港购入豪宅。7月份,美图CFO颜劲良也豪掷近1.3亿元购入香港房产。

其实,不只是他们,不少富豪大佬们都喜欢在香港花费巨资购置豪宅。2015年8月,马云花15亿港币买下全球第二高单价的豪宅。2015年1月22日,中渝置地主席张松桥在香港买下一套近百年历史的豪宅,加上所需缴纳的税费,斥资高达63亿港元......

中国富人为什么喜欢在香港买房?

香港房价那么高,为什么富豪们还是乐此不彼的到香港买房,其实原因无非以下几个:

1、香港能提供更高品质的生活

11月10日下午3点,深圳市土地交易中心拍卖大厅,深圳首个只租不售地块最终由深圳市人才安居集团竞得,作价10.1亿元+配建37860平方米人才住房。

人才安居集团表现出的志在必得,代表了深圳市政府重构住房体系的决心。人才安居集团是深圳市属国有独资企业,2016年6月30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金1000亿元。该集团成立目的,是在“十三五”期间为深圳市筹集建设40万套人才住房和保障性住房—这个数目,相当于特区成立以来政策性住房的总和。

大举建设人才房,是基于城市用地情况的现实考虑。

“为什么要成立人才安居集团?目的就是人才来了之后,造一个房子租给你,争取按市场承租价的一半给你。”一年多前,时任深圳市委书记,现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马兴瑞在一次会议上说道。

深圳是全国人口密度最大、租赁市场最大的城市,近年来,住房供需矛盾突出成为城市持续发展的一大瓶颈。数据显示,经历过去几轮房价飙升之后,80%的深圳常住人口都在租房,难以享受与购房挂钩的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随着土地开发强度逼近50%,土地资源紧缺、城市更新进程缓慢等现实状况正在加剧城市住房供应的结构性矛盾。

今年7月,深圳进入住建部首批12个开展住房租赁试点的城市之列。随后,在北京等13城开启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的同时,深圳更进一步推出城中村规模化租赁改造的相关政策。从调整土地出让方式、加快住房存量盘活到率先引入金融工具,试点几个月来,深圳一路疾进,层层加码政策,其最终指向,是构建“租售并举”住房供应体系,形成住房供应的长效机制。

在中央政策导向下,租赁改革的“深圳速度”不仅体现出高层意志,其作为房地产市场风向标的一举一动,也传递着重要信号。

从土地出让要增量

每年招拍挂出让一两块地的深圳,准备接连出让7块只租不售土地。

“像这样竞地拍地的场景,在深圳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11月10日,竞拍时间未到,现场人头攒动,一名深圳房企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感慨道。

深圳近年推出的住宅用地稀少,堪称用一少一,在这一背景下,万科、佳兆业、龙华建设等房企都对深圳首个只租不售地块表露出浓厚兴趣。不过和几个月前上海出让两块只租不售用地的情形相似,拿下的亦为本地国企。

这显然只是个开始。“这块地是政府住房政策的一个方向,虽然不赚钱,但象征意义更大。”一名深圳规土委系统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深圳市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王锋认为,龙华地块的拍出,对深圳发展房屋租赁市场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一个更重要的信息在土地竞买现场传出:除罗湖、福田、盐田外,其他各区都要求在2018年6月底以前拿出一地块试点只租不售。这意味着深圳将在半年多时间内推出7块只租不售土地,相当于过去数年招拍挂的住宅用地总和。

去年10月,旨在稳定房地产市场的“深八条”发布以来,深圳在土地制度改革方面步步迈进。在通过行政调控手段“以时间换空间”之下,深圳多措并举,并首先选择从土地出让制度改革入手。

2016年,广深等多地推出“限地价+竞配建”的土地出让方式,但难抑一二线城市地价升温。

此外,对于深圳庞大的住房供应需求而言,通过竞配建筹集的住房套数只是九牛一毛。《深圳市住房建设规划(2016-2020)》预计,“十三五”期间全市住房总需求约180万套。其中,购房需求约70.8万套,租赁住房需求约109.2万套。但5年间计划新增有效供应65万套,其中,新建商品住房30万套,保障性住房和人才住房35万套—115万套住房缺口亟待存量供应来填补。

9月1日,深圳市规土委针对完善土地供应管理发布文件。“恢复1988年深圳消失的划拨用地”作为其中一条备受关注。此外,文件还将划拨用地的范围扩大到只租不售的人才住房、保障性住房和创新型产业用房用地。

1988年,深圳在全国首先废除公共用地的划拨模式而改为“协议出让”。尽管此举在深圳大举发展产业的年代提高了土地供应效率,但用地主体空间、弹性增加导致的批而未用(捂地)、利用不足甚至挪作他用等现象频现。加上不同类型公共用地协议出让的具体方式不同,后续监管和存量盘活都难以实施。

“重启划拨用地,目的是强化土地供应的公共服务属性,也是对过去土地供应过度强调市场属性的‘拨乱反正’。”前述深圳规土委系统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热门推荐

相关项目